郑州暴雨之后 天灾警醒了我们什么?

过去的这一周,让国人最为关注的地方是河南,是郑州

据郑州气象局统计,从上个周六(17日)到本周二(20日),三天的过程,降雨量达到617.1毫米——三天下了一年的雨,而郑州更有着一个多小时降雨量超过200毫米的极端案例。想想看24小时之内100毫米就已经算作是大暴雨了,你就知道郑州这雨得有多大!

雨太大,人们就更关注人,之所以大家都知道了郑州地铁五号线,那是因为在这里就有12名乘客不幸遇难,与人的性命相比较,物质的损失再大都显得小。

几天过去,雨小了,郑州,正在复苏之中,这一场暴雨为什么如此地凶猛?在防雨方面,我们有哪些需要总结的东西?郑州如何能更快速的,更有效的度过难关?

未停运的地铁:致命围困

本周,遭遇了暴雨席卷和生死救援的郑州,雨势减弱、积水减退,此前因积水淹没而受到关注的京广路隧道,也在抽水机的连续工作下,排水清淤,这座城市正在努力恢复正常。家住京广路隧道北口附近的郑州女孩李若彤,在被暴雨困在家中的这几天里,用镜头记录下了窗外的雨势和积水。

郑州市民 李若彤: 刚开始的时候路上还有一些行人,但是到后来基本就没有行人了,路上的车都是寸步难行然后打着那种远光灯慢慢向前走,就是到了大概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所有的公交车基本都属于熄火的状态,然后在附近可以看到有一些居民,就是在那个马路的中央被困,有很多的好心的市民拿出来很大的麻绳,十几个人牵成一股绳去救人。

借助李若彤上传网络的视频,网民们看到了京广路隧道口被一点点淹没,也看到了暴雨中的行人守望相助。彼时,郑州积水严重,被困在路上的人成了社会牵挂的对象,地下运行的郑州地铁五号线海滩寺站至沙口路站,在本周二下午六点左右就经历了惊险一幕。

河南交通广播记者 小佩: 17点43分左右我应该是坐上了那班地铁,但是它往沙口路站方向只开行了大概三四分钟的样子,就停到那了我说这地铁怎么都有水进来呢。然后我又拿起手机都把这一幕全部记录下来。大概在18点多的时候,我们就从列车第一车厢的第一个车门和第二个车门全部打开了,我们人脚一抬就抬到了,隧道内有一个应急的步道。

18点37分的时候当时我们右手边,就是那个咆哮的洪水,从上面滚滚落下它的步道特别窄往前面一步一步移动。走了10分钟左右。然后突然听到有人大喊“往回走”,我们一开始没有弄明白什么意思,然后有人喊往回走的时候,我们就只能往后面传。这个时候人员只能一个一个地再返回到车上,我注意到这个时候那个水流已经非常大,非常湍急了。

据郑州官方通报的初步原因,当时地铁五龙口停车场严重积水,下午六时积水冲垮挡水墙进入地铁正线区间。该地铁停车场距沙口路站2.8公里,积水造成了沙口路、海滩寺两站区间隧道的列车停运。

当时车厢里面还是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们在想办法怎么自救,因为车里面已经缺氧了,只剩下稀薄的空气。然后有几个男士就问,这个车窗怎么破,然后有人说灭火器,拿出来之后就开始砸窗。砸了好久那个“咚咚咚”的声音,然后第一扇窗终于被破的时候,我们心里面,突然就松了一点点了,空气进来了。我的手机在我手里一直是抖的,那个抖的幅度特别地大,好冷,好冷,从来没有觉得那么地冷。我在想要通过这个公共资源、公共力量来关注我们,来救我们。

在20点20分的时候,那个水位下降了。大概在20点30分左右,我就通过车窗看到了,消防救援人员站到水里面救人的画面。之后有人就说,老人孩子先走,然后这个声音就传遍了后面的车厢。

我到站台的那个时间大概是21点,三个医生一直在站台忙碌,他们是乘客,其中有一个男孩子,他说姐姐我是第一天上班,我下班的时候我坐地铁回家,然后他说你看这是单位第一天给我发的白大褂,我看白大褂全部湿了,他说我刚看到要救人,我就赶紧穿到身上。

事发之后,郑州地铁全线网停运,地铁官网以黑白色调悼念罹难者。目前,地铁清淤工作还在开展中。

同济大学城市风险研究院院长 孙建平: 城市的安全风险他现在主要特征是不确定,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来,不知道以什么形式来,那怎么办?通过这次复盘、这次的吸取教训能够逐步逐步的给他完善起来,应急预案要不断的完善当然我们有一个思想很清楚,就是人是最宝贵的,生命是宝贵的。

救人的医院急需“被救 ”

现代社会里,水、电还有网络信号就像是空气,正常的时候,你不觉得怎么样,一旦没了,就知道它很要命。郑州遭遇的这一次超级大暴雨,偏偏让水电和网络信号都受到了巨大的影响。郑州八座变电站被迫停运,全市近500个小区受到影响。周二的晚上,很多市民是在黑暗中度过的,说到这儿,恐怕医院是更让人揪心的地方,没有了电,紧急中的患者又该怎么办?

郑州市民 党先生: 我被困在公司,晚上只能在这个座椅上或者沙发上稍微眯(休息)一会儿。这是我们买了一些暂时的粮食,一些瓶装水,还有一些能够方便吃的一些食物。

20日,郑州大雨后的第一个夜晚,党先生在办公室度过。回家的各条道路被大水围堵,他家小区周边部分地区积水在一米以上。里边的人出不来,想归家的他也回不去。

郑州市民 党先生: 我家住在郑州的东四环以东,然后我上班的地方是在西四环,公司暂时是有电。小区是停电停水的状态,很多住户的手机也都是关机状态,已经没电了,无法充电。

党先生家的车因为停在地势较高的位置,幸免于水淹。家人借助汽车里的电量为手机充电,向他发送信息。这之后,党先生在互联网求助平台发布信息,希望有救援力量尽快疏散出被困家人。因为断电断网,一夜之间,很多联系不到身在郑州家人的人们,纷纷开始在网上求助找人。实际上,持续强降雨,导致的断电可能致使受灾最严重地区的救援信息发不出来;同时,断电后,城市中脆弱的人群可能最先受到波及。

暴雨导致郑州多家医院出现不同程度的断电。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作为一家妇幼保健医院,迎接新生命是常态。断电后,医院启动备用电源当晚接生十多个新生儿。在一次接生过程中,医护人员拍下这张照片。四周是漆黑的夜,只有分娩床上亮着灯。第二天一早,该医院产房恢复电力供应。但是,在郑州市的受灾重点地区、灾情严重的医院,远没有这么幸运。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肺移植外科主治医师 方泽民: 20日,我们下午查房的时候,我发现有少数病人不在病房,我们电力系统又出现了问题,但是很快就恢复。恢复一段时间之后,再一次出现停电的现象,我们收在通知是要在第二天转运患者到其它的医院和院区,我们对重症患者优先进行了转运,由于电梯无法正常运行,这些患者我们都是抬到楼下,通过120进行转运的。

积水深,断电,通讯中断。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河医院区,受灾情况严重。20日晚,该院区全部断电:几十台手术被迫中断。需要供氧的病人,医护人员一对一使用气囊,人工供氧。包括方医生在内的全院近3000名医护人员,连夜转运该院区的危重病人。21日凌晨5点,院区ICU恢复供电。当天,重症患者全部转运。22日的凌晨1点后,一万多名病人全部转运。

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队员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急危重症医学部急诊科负责人 刘兴涛: 关注这个事情,发朋友圈,因为这一次确实是大暴雨,我们郑州的同行,包括我们河南的同行就是做了很多工作。

记者采访了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队员刘兴涛,他所在的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作为应急医院,拥有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同时是世界卫生组织认证的国际应急医疗队。该医院平时提供综合医疗服务,灾害等突发情况下可以快速反应,实现救治功能。

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队员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急危重症医学部急诊科负责人 刘兴涛: 我们医院在广州市,就是水灾,包括一些台风,洪涝灾害其实我们是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医院它本来就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地方,是救治的地方,三套电力供应,必须要保证,特别是第三套,当正常供电系统受到影响的时候,我们会采用第二套,如果还受到影响的时候,我们会启用第三套,这一套系统,它启用以后,最少可以保证我们医院一天的电力供应,包括电梯,当然也包括这些重要的医疗设备。

在刘兴涛看来,医院在正常的供电系统外,还要有一套备用供电系统,以及应发电系统。应急供电重在救急,灾害突发时,可以为民众和维生设备抢出应对时间。截至本周四,受灾较为严重的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河医院河医院区和华中阜外医院病人转运工作基本完成。本周五,河南省电力公司防汛工作由应急抢险进入抢修恢复阶段。截至当天中午,郑州受影响小区共473个,已恢复供电161个,正在抢修261个,因积水不具备抢修条件51个。抢修恢复供电工作还在继续。

民间救援点亮了光

刚才说了电,接下来该说说水和网络信号,郑州有灾八方支援,但这种支援首先得了解需求,比如物资,天上在往下下雨水,但由于市政自来水停水在很多区域都出现,于是桶装水和瓶装水反而成了最紧缺的物资。另外,居民想求救想求助甚至是报平安,却受限于网络信号的问题,而做不到平日里看似很简单的事,甚至记者发稿都受网络的影响而没法及时进行,如何用救援和储备拯救关键时刻的孤岛呢?

暴雨之后,暗夜之中,一条条发布在网上的求救信息,牵动着郑州内外的人们。面对海量的求救信息,在上海读书的河南籍大学生李睿行动了起来,她号召30多位高中同学一起核实和整理这些求救信息,然后通过在线文档的方式发布。

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 李睿: 首先来确认哪些被救援了,哪些还没有救援,然后给他分一些紧急程度的优先级,强中弱等等,然后由我们联系被困人员和救援人员给他们做一个对接Excel(表格)的实时性太差了,而且不能大家一起协同编辑。所以当时我就想要不然采用一下腾讯文档,当时我想的是后续可能会有更多人用,所以就是所有的(编辑)权限就放开了。

周二当晚,这个名为《待救援人员信息》的文档刷屏网络,许多热心人士加入进来,最多时250多人同时在线编辑,文档的功能也不断完善,“漏电风险地区”增加进来,“郑州避险地点”增加进来,“官方救援队信息”和“民间救援队信息”也对接进来。仅仅24小时过去,文档已经被更新至第270多版,求助信息超过1000条,其中85条明确“救援成功”或者“安全”。

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 李睿: 我们最开始是自己去打那些救援队伍的电话,但是会发现很多都不通,或者是救援力量供不应求,所以后面我们做的主要工作还是对接了一些民间的志愿者。很多志愿者他们说可以自愿去救援,或者是可以让那些被困人员来他们家等等。最想听到的消息还是已经成功脱离危险,然后第一条刷的信息就是告诉我们他已经脱离危险了,一家四口,就感觉挺感动的,自己的努力没白费。

当李睿为如何解救被困人员而发愁时,全国各地的救援队伍正在快速集结奔向郑州。王济人和他的烟台蛟龙公益救援队就是其中之一。

烟台龙口市蛟龙公益应急救援队队长 王济人: (我们)经常做水域和海上的救援,因为我们那边有海。再就是装备也多,我们有充气的那种冲锋舟(7月)20日晚上走的21(日)凌晨到的。我们到达的时候,有很多队伍都进城市了,就在郑州市里所以我们就赶紧找这个信息,然后发现巩义这个方向有几个乡镇特别严重。

巩义市位于郑州市区以西,是郑州市代管的县级市,境内遍布高山丘陵。抵达巩义后,王济人发现,这里的多个乡镇发生山体、道路塌方,水、电、网全部中断,许多被困山村里的老人和孩子处于失联的状态。本周四,救援已到第三天,洛河镇仍旧十几位老人被困家中。

烟台龙口市蛟龙公益应急救援队队长 王济人: 我们去那几个村庄都是断电以后没有网络,手机打不通,短信也发不出来。有一个老太太,她那个窑洞基本上里面全都塌了,她没办法就在客厅那一点地方一直在那站着她说女儿都赶不过来,村委派了队长过去给她送吃的。

她有心脏病,她是不能坐也不能背,只能站着慢慢走,心脏受不了。临下来的时候是吃好药的,基本上就是没有路一塌方就是把路都盖死了,然后这个土遇水以后就特别黏,老人走的时候她踩泥里面她没有劲往外拔腿和鞋,我们就提前把路给她铺出来,一点点拿衣服铺出路来,然后领着老人往外这么走。

这个老人瘫痪了,大家都搬不动她,我们的队员找了一个最壮实的,然后把她慢慢从山上背下来了。到平路以后才用轮椅。

她们出来以后能有5分钟左右她家就塌方了,整个山上就下来东西,一片烟雾。

随着当地救援工作的基本结束,本周五,王济人和队友们得以短暂休整,并准备向当下灾情严重的新乡市进发。大水已经退去,但王济人和李睿都希望,社会各界赈灾援助的潮水不要很快退去,大灾之后,重建家园之路将十分漫长,这离不开持续的关注和帮助。

烟台龙口市蛟龙公益应急救援队队长 王济人: 应该到清理和重建的阶段了,抢险救灾应该结束了,他们现在就是(巩义)各个乡镇可能定居点就是政府学校,村里和街道的一些办公场所之类的,有些群众可能还会冒险回去住自己家。如果再下雨的话,因为土都泡透了,还会出现危险。

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 李睿: 我觉得重建工作也是一项很庞大的工程。重建工作哪些地方需要哪些物资,是食品还是基础设施等等,我觉得这个也可以用我们的文档去做一个整理,这样文档可能会发挥更大的价值。

本周四,河南省召开相关会议强调,要总结经验教训!没错,不仅郑州或者河南,其他的省区市也要研究这次的郑州灾情,更精细化地看到问题,并坚决补齐短板,因为毕竟水火无情,人命关天!怎么样确保不能让地铁里进大水,地铁的行驶在安全的界限之内,如何再有极端天气预警的时候,能更果断的错峰上下班甚至停工、停产、停学减少大街上的人流量和车流量等等。苦难不会直接让人进步,但细致并真诚的总结苦难的教训,并加以改进,我们才会真正的进步。

文章来源互联网,编辑: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foo.cn/116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