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第5号人物,记过处分!

文/ 杨松 曹彦君 钟黛 编辑/ 陈晓平

有关女员工被侵犯一事,阿里给出了决定。

8月9日凌晨,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张勇公布,涉事男员工“予以辞退,永不录用”,三位高管负有领导责任: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HRG徐昆引咎辞职,首席人才官(CPO)童文红记过处分。

“HR团队对人的关注、关怀不够,理性多了,感性少了,缺乏感同身受。同时,缺乏应急响应体系和存在严重的判断失误。”在内部信中,张勇直指HR文化体系和能力建设出现重大问题。

无论内外,舆论汹涌。

身为CPO的童文红——捍卫阿里企业文化的关键人物,首当其冲。

五号人物

在阿里,童文红位高权重。

童是阿里老臣,2000年加入公司,工号116。当时,阿里处在创业阶段,她由一个前台兼行政起步,后在客户服务、人力资源等多个部门担任总监。

在未出任CPO之前,童文红最为出色工作经历之一,当属牵头组建菜鸟网络,在快递业的草莽江湖中闯出一片天。

2013年5月,阿里联合圆通、顺丰等快递企业,正式推出菜鸟网络,分管置业事务的副总裁童文红也参与进来。

童文红出席2013年双十一业务旺季网购快递服务动员大会

快递业创始人多为草根出身的男性,打交道并不容易。

童文红目的简洁,说话直接,很快与他们打成一片,她曾如此点评快递业大佬:圆通的喻渭蛟是一代枭雄,申通陈德军仗义,顺丰王卫团队执行力非常强……有赖于这种协调能力,菜鸟顺利推出了物流云、电子面单、菜鸟鹰眼等产品。

2014年,阿里在纽交所上市,童文红位列28位合伙人之一。2017年初,正式出任CPO。

在阿里,这是一个显赫职位。

在阿里高级管理层中,童文红位居第五,在非董事的管理团队成员中,高居第一。

阿里员工何青告诉《21CBR》记者:“整体感觉上,阿里HR会偏强势一点,比如在招聘、绩效薪酬上,有一票否决权。”

他认为,相比工作过的其他互联网公司,童文红掌舵的HR体系更有话语权,公司HRBP与部门主管是伙伴关系。

童本人是阿里文化的坚定捍卫者。

“我理解集团对于HR的要求,一定是业务的助推器,也是文化的捍卫者,要帮助业务达成战略目标,同时也是员工的知心人。”履新8个月后,童文红在专访中这样告诉《21CBR》记者。

童文红

2013年,阿里的核心团队开过一次会。

彭蕾问了一个问题:“如果马云退休了,你还会留在那儿吗?”童文红当时回答,“不会”,但是,一直跟着马云的蒋芳(现任副首席人才官)却说“会”,她认为在阿里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即便马云退休了,也会继续待在这里。

“当时我特别震惊,今天问我同样的问题,我的答案也是‘会’,因为你跟这个组织的情,不仅仅只是因为你爱马云。”童本人如此描述对阿里的情谊。

2019年,历时一年有余的讨论,阿里价值观升级,形成“新六脉神剑”,有“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因为信任,所以简单”等多项。

HR部门成为落地价值观的关键执行部门。

何青等员工入职时,需要接受约一周的新人培训,培训主要内容即为企业价值观。

童文红在一次演讲中表示,在每一个周期的考核里面,员工对企业价值观的遵守,会有非常严肃打分,“跟你的升官发财息息相关”。

两度风波

这次女员工被侵犯事件,童文红的第一反应,似乎无可指摘。

8月7日晚,她以首席人力官的身份,在内网发帖:“无论是猥亵还是性侵,都是非常严重的犯罪行为,公司坚决不会容忍,即使构不成法律犯罪,也会根据调查情况做严厉处罚直至开除。”

在内部,由蒋芳牵头成立独立调查组,调查举报全过程,并向全体员工公布调查结果。

然而,所领导的HR体系,出人意料的迟钝

受害女性发帖表示,事发后,她向HRG“悦尔”(花名)以及淘鲜达LKA负责人做了陈述。

3天之后,受害者在丈夫的陪同下,向两人问询,“结果竟然告诉我说,我们没有做出开除他的决定,原因竟是因为考虑到我的名声。”

网传女员工发传单维权

“我们现在真的没有办法开除他。”悦尔说。

于是,受害女员工继续向BG层面总裁李永和、HRG徐昆申述,将他俩拉进描述事情经过的工作群,[email protected],均已读未回。

后来,HRG徐昆在19分钟的通话中,只做了两件事,“1、安抚我别激动;2、告诉我他们开除不了曲X,这个事情他们处理不了。”

至此,受害者彻底“心如死灰”,阿里也失去最后的补救机会。

“如果组织建设、反馈流程非常完善,这类事件发生后,会触发一系列的机制,直达最高层,不会让员工有一种举报无门的感觉。这是不应该发生的。”在一民营企业任职CPO的林一告诉《21CBR》记者。

冷漠,也让内部员工极度失望。

阿里员工自发建立讨论群“勇敢牛牛员工帮助小组”,超过6000名员工加入。他们称“现在是阿里巴巴至暗时刻”,认为缺失“对员工特别是女性员工权益保护机制”。

这一次风波,是阿里在16个月内的第二次“桃色事件”,也牵涉童文红的工作。

2020年4月,蒋凡事件爆发后,童在蒋的道歉发帖下回复称,对于相关利益输送的传言,公司会正式调查,“无论是谁,都必须遵守公司商业准则,没有任何例外。”

历经九天,公布的调查处理结果为:阿里投资如涵电商的决策与蒋凡无关,蒋不存在利益输送行为:取消蒋凡阿里合伙人身份,记过,以及取消上一财年所有奖励

这一处理结果,现在依然为人诟病,嘲笑为“自罚三杯”,显露出阿里在价值观上的不坚定。

“我见过外资企业老板和下属谈恋爱没事的,但是,有很多会被要求走人。”曾在世界500强任职HR总监的林一举例说,比尔·盖茨因和女下属有染,不得不退出微软董事会;麦当劳CEO史蒂夫·伊斯特布鲁克因为办公室恋情,被董事会投票决定解雇。

两相对照,高下立判。

“稀释”挑战

当下,阿里的价值观面临挑战。

一个事实是,由于外部收购以及内生增长,员工数量快速膨胀,元老创立的企业文化,确实遭遇稀释。

截至2021年3月末,阿里巴巴的全职员工高达251462人,而去年同期的人数仅为117600人。

“这些新力量加入阿里以后,如何让他们带来的新技术、新想法能够落地,又让老人身上的‘阿里味’能够传递下去,最终,这两股力量还要很好地融为一体,互相帮助,这就涉及到文化升级了。”童文红在4年前对《21CBR》强调,人才越来越多元,文化也要更多元包容,这是她工作重点。

在成长为巨无霸的过程中,HR的融合功能显然未做到位。

王奇曾在阿里本地生活业务工作过,其职级为P6+,他告诉《21CBR》记者,阿里内部的“派系性”非常强,包括外来系、本地系、小二系等,“存在一定的派系斗争,同一派系的人基本互相保护。”

王奇表示,HRG是配合业务端负责人做事情的,如果负责人一心要保,上投诉基本没有用。“之前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对于某个出现不当行为的员工,有人写很多封投诉信,公司派了监察人员去查,最后还是没有开除。”

这次事件,连带曝光了阿里破冰文化。

王奇证实了入职破冰的存在,他见过这样的场景,“新员工通常会被问到一些露骨的问题,为快速打破大家的羞耻感”。

“阿里内部是非常保护员工的,哪怕有应酬、陪酒的情况,通常领导会带男下属参加,很少把女员工推出来。”他补充说。

“在我经历的一些公司,职场性骚扰的规定非常严格,如果你说了一句话让对方感到不适,或者在你的办公室的一幅画让对方感到不适,都构成职场性骚扰,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林一举例说。

奈飞文化里面有一段非常经典的话:怎样去贯彻价值观?把你口头说的做出来,让所有人能够看到哪些行为是受惩罚的,哪些行为是受鼓励的,哪些行为会导致离职,这就是最好的落地。

要落实价值观,将继续考验童文红及其团队。

童文红自述说,2017年做了HR后,她跟张勇搭班,开始真正了解他,“在此过程中,我发现他有一颗善良仁爱的心”,并称“有情有义是阿里的特质”。

遗憾的是,这一次,情和义恰是有的阿里人所吝惜的。

文章来源互联网,编辑:网易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foo.cn/130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