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漫长环球之旅:走遍亚非欧,在20多个国家测了核酸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进入旅游会展业的李文洁旅行经验丰富,但她没想到自己环游世界时间最长的一次,竟然是在新冠疫情全球流行期间。

去年7月,千岛湖遭遇洪灾,李文洁在千岛湖附近经营的花墅集民宿略有损毁需要修复,加之疫情影响客源,她决定给自己放空一段时间,准备出外旅游两个月。结果,因为疫情等种种原因,从去年8月至今年11月,她的旅程整整持续了一年零三个月之久,足迹遍及非洲、欧洲、亚洲50个国家和地区。

这注定是一次终生难忘的旅行。疫情下,她有了许多不一样的旅途经历。

辗转中出发

“7月8日7时15分,新安江水库水位达108.43米。当日上午9时,新安江大坝建坝61年以来首次9孔全开泄洪”。去年7月,这样一则简短的消息并未引起大范围的注意。但对新安江水库范围内千岛湖周边的酒店和民宿而言,这却是一件实实在在的难关。

原本,每年的暑期都是千岛湖旅游的旺季。但去年梅雨季长时间降雨造成的洪灾,却一度令千岛湖中心湖区部分住宿设施被淹。即使李文洁的民宿位于地势较高的山区,也难免受损。再加上疫情的影响,当地客流锐减。

人生的一些日子,总需要有些留白。李文洁决定像往年一样外出休整一段时间,一是出去考察一下自己感兴趣的身心灵疗愈课程,为民宿的将来做些打算;另一方面,也给自己一个充电提升的机会。

埃及金字塔

2020年,新冠疫情正在全球流行。从3月到8月这段时间,整个世界的旅行几乎处于阻断状态。

直到去年8月,李文洁查询后发现,塞尔维亚成为当时第一批对境外游客开放的国家。不过,当时出境的航班很少,查询到土耳其航空有飞塞尔维亚的航班后,李文洁先从杭州飞到广州,再从广州出发经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中转,才最终抵达了塞尔维亚的首都贝尔格莱德。

原本打算在塞尔维亚稍作停留,然后进入欧盟国家,再重点去考察此行的目的地埃及后就回国。但真正到了国外,李文洁发现情况和预想的不太一样。

“当时欧盟国家都没有对旅行者开放,根本进不去。”李文洁只好退而求其次,先在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北马其顿地区游览了一段时间,随后进入管制相对宽松的非洲地区。经过近2个月的辗转,她终于在去年10月顺利进入埃及。到今年11月结束旅程时,她已走过了亚非欧50个国家和地区。

人群流动减少,疫情下的环球旅行会不会更便宜?李文洁说,并不尽然。埃及刚对游客开放时,红海边的豪华酒店的确是“白菜价”,原本2000元左右人民币一晚的酒店当时500元就能住上。但因为许多国际航空公司的航班都大大缩减,机票相对紧张,因此最终开销并不会比平时少。

疫情下的世界

不过,疫情下的世界和以往相比,终究有些不太一样。

在世界各地的机场,李文洁发现,防护得最严实的通常都是华人。口罩、手套、护目镜、防护服一应俱全,如果在机场看见这样全副武装的乘机者,多半都是华人。在埃及待的两个月里,她也看到不少在当地做劳工的华人想方设法回国。哪怕机票很紧张、哪怕途中要中转4-5站,也一定要回家。

2021年春天,欧盟国家逐渐有条件解除旅行限制,李文洁终于进入了欧盟区。在罗马尼亚,她注射了疫苗,拿到了疫苗证书,终于可以在欧盟畅行无阻。而在此之前,去餐厅、住酒店、上博物馆都可能受阻。

从她的亲身体验看,欧洲国家的人们对疫情、对是否戴口罩的态度并不完全一样,各国的规定也有所区别。一些防护措施较宽松的国家,病例上升的速度就会更快。

比如,岛国马耳他对疫情的管控就非常严,几乎人人都会戴口罩。有一次,李文洁走路时口渴了,刚摘下口罩想喝口水,很快就有警察上前询问她为何不戴口罩;在德国和波兰,戴口罩和不戴口罩的人都有,似乎全看个人选择;在希腊,午夜12时后实行的宵禁也并未被严格遵守,酒吧内依然可以看到喝酒的人们……

后来,李文洁来到了阿联酋,发现这里对疫情的管控空前严格:坐在汽车副驾驶座的乘客如果不戴口罩,会直接被罚款2000美元。

坦桑尼亚桑给巴尔岛风光

即使在非洲,同一时期不同国家对疫情的态度也有天壤之别。结束在埃及、阿联酋等的行程后,李文洁抵达位于东非的卢旺达,打算在这里看看闻名世界的濒危物种——山地大猩猩。没想到,卢旺达对旅行的管控比阿联酋还要严格。

“省与省之间也要通行证,需要带着司机去当地的警察局办理,审核完毕后才发。”在如此严格的旅行限制下,李文洁只在卢旺达待了3天就提前结束了行程,转向与之接壤的坦桑尼亚。

李文洁进入坦桑尼亚时正是今年1月份,疫情仍在世界各地蔓延。但走在坦桑尼亚的土地上,似乎完全感受不到疫情的存在。在当地著名的海滨度假胜地桑给巴尔岛,众多无处可去的欧美人蜂拥而来,海边人山人海,人们在载歌载舞中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在这样的环境中,李文洁并不作任何特别的防护。“其实这个时候还在外面走的人,基本上就不太介意疫情的存在。有人觉得就算感染了也能很快恢复,就像得了一场感冒。”

不过,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李文洁也会每天关注世卫组织网站有关病例数字的报告,对于那些正在大规模暴发疫情的国家,她在选择目的地时都会首先避开。有段时间,她一度想去荷兰走走,且已经来到了与之邻近的比利时。但一查数据,当时荷兰的新冠病例每天增加值高达七八千人,她就暂时打消了念头。

疫情期间辗转于世界各地,为了顺利坐飞机,李文洁也不得不多次做核酸检测。一年多走下来,她发现自己已有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核酸检测单。每次检测报告出来时,她都会在微信群向家人汇报:“‘成绩单’出来了,又是优秀(阴性)!”

原本,家人对她在疫情期间在外游走难免有些顾虑。时间长了,见她应对自如,家人也就慢慢放下了悬着的心。

领略世界之大

旅途中,李文洁也遇到了许多有趣的人,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有学者、志愿者、旅行博主,也有登山和潜水爱好者等,其中有些人已经走过了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非洲,她遇到在当地做课题的德国心理学家调查疫情下人们的心理抑郁情况,访问的对象既有医生,也有普通的社区居民;

在相对原始的部落,做少数民族调研的志愿者一待就是大半年;好几组来自中国的博客、视频UP主,因为暂时回不了国,索性在当地继续边游览边写作、拍摄……

她也遇到过抢劫者。在突尼斯,李文洁的手机突然被迎面而来的人抢走,瞬间就不见踪影。当地人多数都讲法语,但通过身体语言,也大致能说清楚发生了什么。一名素不相识的女孩走过来,自告奋勇陪着她去警察局帮忙报案,身后还跟着一群热心的当地人一起帮忙。

警察说发生案情的地方不归他们管,李文洁一行不得不换了一个警察局,再次报案。尽管几乎不抱什么希望,但令人意外的是,一个小时后,她被抢走的手机竟然完璧归赵,当时一起遗失的项链也找到了!当地人告诉李文洁,物品失而复得在突尼斯绝对是小概率事件,她很幸运。

旅途中的李文洁和当地的孩子合影

一路遇到热情好客的世界各地的人民,这次漫长的旅程令李文洁收获良多。在串联起西班牙、葡萄牙、法国的著名的“朝圣”之路,她看见许多人在这里徒步走完一场朝圣之旅;在埃及和亚美尼亚等地,她参观埃及的金字塔古文明、了解有关诺亚方舟的传说,对生命本身有了更深的理解。

“我早先的人生经历一直很顺畅,认为自己只要努力就什么都可以达成。但这样一场旅程走下来,我不再那么相信‘人定胜天’,觉得有些事情并不全部由我们自己决定。”李文洁说,一年多的旅程让她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更多元的人生态度和生活方式,也令她的思维和视野变得更加开阔,而不仅仅限定在一个相对狭隘的小世界,这对她自己是一个很大的提升。

对于她经营了5年的民宿,李文洁也有了更多的想法。疫情前,她的民宿刚接到了一批注重身心灵疗愈的课程,一批国际住客原本要在2020年陆续前来,但一切都因疫情戛然而止。

旅行回来后李文洁决定,未来她的民宿将会更多地将太极、花艺、茶艺等东方传统文化与国际课程融合,让更多国际游客领略中华传统文化之美。对于民宿所在的千岛湖地区,她也希望更多地与当地社区融合,通过培训让更多村民学会太极、花艺、茶艺等,由他们来带动国际客人了解和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

文章来源互联网,编辑:admin,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foo.cn/139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