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退居幕后,梁汝波走向台前:从务实的浪漫主义到务实主义?

张一鸣退居幕后,梁汝波走向台前:从务实的浪漫主义到务实主义?

“这几个月,有不少同学问我怎么从今年开始没有更新双月OKR”,“我决定卸任CEO的角色,放下日常的管理工作,作为公司创始人,聚焦到远景战略、企业文化、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的事情上去。”5月20日,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以一封内部信宣布卸任CEO一职,“接棒”他管理这家拥有十万员工、创业近十年企业的是字节跳动联合创始人,张一鸣的大学室友梁汝波。

谈及卸任原因,张一鸣称,虽然公司业务发展良好,但希望公司还能持续有更大的创新突破,变得更有创造力和富有意义。在张一鸣看来,虚拟现实、生命科学、科学计算对人类生活的影响都已逐步显现,科技对社会的影响也越来越大,这些因素决定了字节跳动“需要突破业务的惯性去探索,并持续学习企业如何更好地承担社会责任”。

创业十年,上市未果,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为何选择卸任?

张一鸣退居幕后,梁汝波走向台前:从务实的浪漫主义到务实主义?

连续创业者”张一鸣的极致追求

除了目前被人熟知的垂直房产搜索引擎“九九房”和字节跳动,张一鸣早期曾是创业公司酷讯的第一位工程师,并且在酷讯内部成立了民间组织“技术委员会”。但事实上,张一鸣在大学的专业是微电子,由此,他对编程和代码的热爱,以及跨专业的自驱力,就可见一斑。

张一鸣2008年离开酷讯,很快加入了微软,但感到“不适应”,“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你遵循流程中的每条细则,条条框框比较多,我认为不适合特别有想法、特别有冲劲的人。”随后,张一鸣以技术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饭否。

据报道,2009年海纳亚洲(SIG)的合伙人王琼找到了张一鸣,希望将酷讯的房产搜索业务独立,由张一鸣全权负责。在此背景下,张一鸣创立了“九九房”。在创立字节跳动前,张一鸣还曾尝试打造一款类似Instagram的图片社交平台,却在尝试“内涵段子”时取得了不错的反响。最终,张一鸣在推荐引擎上找到了灵感,并在2012年创立字节跳动旗下的今日头条,投资方还有SIG的身影。

在创立之初,字节跳动就有内部创业的文化,并且逐渐成为了人们熟知的“app maker”(应用工厂),可以说近年来,张一鸣一直也在公司内部进行着“连续创业”。字节跳动的官网显示,截至目前字节跳动产品已覆盖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75 个语种,旗下拥有资讯类产品今日头条、懂车帝和皮皮虾等,视频类产品Faceu激萌、西瓜视频和抖音等,以及教育类产品Go Go Kid、清北网校等。

但目前的现状是,作为“连续创业者”张一鸣,被事务性工作牵绊,无暇顾及更多创新业务。他在内部信中称,“作为中心节点的CEO容易陷入被动:每天要听很多汇报总结,做很多审批和决策,容易导致内部视角,知识结构更新缓慢。”他之所以希望脱离CEO的工作,是希望“能够相对专注学习知识,系统思考,研究新事物,动手尝试和体验,以十年为期,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同时,公司在社会责任和公益上已经有一些进展,其中教育公益、脑疾病、古籍数字化整理等新项目也在持续探索中,我个人也有些投入。”

在张一鸣早年发布的近300条微博中,他推崇“延迟满足感”、“理性”、“反省”、“创新和学习”。对目前状态的不满意也成为张一鸣“卸任”字节跳动CEO的潜在动因。他在上述内部信中提到,“对去年关于探索远景新战略、研究组织和管理、提升社会责任的三个年度OKR,我觉得都挺不满意的。”

对技术进展丧失感知,也让张一鸣感到担忧,“我在头条、西瓜上收藏了很多专业视频和文章,但是断断续续的阅读,进展非常缓慢,在技术讨论会上也难以跟上进展。”但他又是一个有追求极致的人,他曾在微博上写道,告别“差不多”、“还行”、“先这样吧”、告别工作掉链子、拖拉、80分。很多创业公司还不如大公司努力、要求高,就沉浸在“创业”的状态,或者是只沉浸在工作时间长的伪“创业”状态。

在采访中,很多企业高管向贝壳财经提及了“无效社交”带来的负担,包括黄峥卸任拼多多CEO,事实上也有不喜交际的原因。这一点在张一鸣的内部信中也被提及:“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成熟管理者,我也不是很擅长社交,我更喜欢研究组织和市场原理来减少管理,喜欢自己上网、看书、听歌、发呆,”张一鸣称。

事实上,虽然卸任了字节跳动CEO,张一鸣依然保持着对公司的掌控力。企查查信息显示,张一鸣目前仍担任北京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天津字节跳动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等8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在北京石贝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等9家企业任职总经理或执行董事,还在字节跳动有限公司、北京石贝科技有限公司、天津字节跳动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3家企业担任控股股东,上述企业基本都是字节跳动旗下或者关联企业。

张一鸣退居幕后,梁汝波走向台前:从务实的浪漫主义到务实主义?

张一明、梁汝波重游字节跳动诞生地,回忆最初创业时光。 字节跳动官方视频截图。

张一明、梁汝波重游字节跳动诞生地,回忆最初创业时光。 字节跳动官方视频截图。

梁汝波喜欢重要不紧急的工作

上述内部信显示,早在今年3月,张一鸣已在公司内部小范围讨论卸任的想法,并提议让梁汝波来接手CEO的工作,两人将在2021年底完成交接。字节跳动官方未回应张一鸣是否还会在公司担任其他高管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梁汝波是张一鸣的大学同学兼室友,他曾爆料:张一鸣大学时就是一个“网红”,靠修电脑,在校园BBS上认识并且追到了现在的太太。

两人自2009年共同创办垂直房产搜索引擎“九九房”起,即成为长期创业伙伴。从技术出身,梁汝波对代码由衷地喜欢。2011年4月,梁汝波在个人社交平台表示,“写代码的时候,心里充满着莫名的喜悦。编码的喜悦来自功能、设计、代码的和谐。用vim写c++快感来自精确控制,用vim写python快感来自快速自如,用eclipse写java更是行云流水,尽在掌控。”

该言论也引来张一鸣的互动,当时张一鸣表示,“看到你这句话,我一点都不喜悦。”随后,梁汝波回应称,“哈哈,防着你这么说了,写代码happy不代表只有写代码时才happy嘛。不过最不happy时是线上不可访问用户用不了我们服务的时候。”

彼时,字节跳动并未成立。2012年3月,梁汝波与张一鸣共同创办字节跳动;当年8月,发布第一个版本。梁汝波在当年7月时曾感慨,“在孩子还没出生或刚出生就为了孩子追求稳定,不愿尝试新的机会就像是写程序过早地优化,Knuth同学说了,‘Premature optimization is the root of all evil.’。大部分时候都不应该错失从事开创性事业的机会。”

创业之后的个人时间减少,梁汝波在社交平台逐渐沉寂。此后至2016年,梁汝波一直担任字节跳动产品研发负责人,负责早期多个重要产品和业务,包括今日头条、头条号、广告系统和用户增长系统等。

2016年起,梁汝波负责飞书和效率工程,飞书作为一个企业沟通与协作平台,先应用于字节跳动内部,后对外开放。2020年起,梁汝波负责集团人力资源和管理等工作,推动了字节跳动的组织建设和人才发展。过去一年,字节跳动全球员工数从6万人增长至10万人。

企查查工商信息显示,梁汝波关联企业20家,担任18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包括字节跳动旗下放心借、抖音、东方IC运营公司。今年以来,梁汝波也相继卸任了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包括飞书、飞聊、钠镁股票等运营公司。

对于字节跳动CEO变动,有字节跳动的员工在职场社交平台感慨,“CEO变成梁汝波,是否务实的浪漫主义就要变成务实主义了呢?”

接任消息公布后,梁汝波在字节跳动内部邮件表示,在2009年和一鸣一起创业前,我和一鸣说,有机会希望做一些重要不紧急的工作。过去这些年,我从做用户产品,到后来打造企业产品,再到负责人力与管理工作,一直觉得很幸运能扎根技术、产品和管理,因为有一鸣在前面处理很多困难、突发的工作。

“现在为了公司更长远的发展,需要一鸣从日常管理里抽身出来,专注在对公司发展不紧急但很重要的工作上,创造更大可能,所以由我来接替他承担CEO的职责。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压力很大。过去几年,公司业务发展势头良好,也组建了优秀的团队。我有信心,通过大家的合作努力,我们能不断突破,再上台阶。”梁汝波称。

字节跳动架构变迁和人才引

近两年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组织架构升级的大年,阿里、腾讯、小米、快手等知名互联网企业都进行了相应调整。本次张一鸣和梁汝波的调整,也并非字节跳动首次进行组织调整。

2020年3月,字节跳动成立八周年之际,宣布组织全面升级。在宣布进行组织升级的内部信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字节跳动的人事变阵,这一变阵让其中外业务的划分更加清晰。同时,张一鸣卸任字节跳动国内业务管理职务。

具体而言,张利东、张楠将分别担任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和CEO,其中张利东将作为中国职能总负责人,全面协调公司运营,包括字节跳动中国的战略、商业化、战略合作伙伴建设、法务、公共事务、公共关系、财务、人力;抖音CEO张楠将担任字节跳动(中国)CEO,作为中国业务总负责人,全面协调公司中国业务的产品、运营、市场和内容合作,包括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搜索等业务和产品。两人均向张一鸣汇报。

在上述内部信中,张一鸣提到,他未来将和原musical.ly创始人朱骏一起完善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完善。当时,张一鸣称将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在欧美和其他市场,同时帮助新加入的高管融入。同时,他还将重点关注以下四点,即如何更好地改进超大型全球化企业的管理,如何让科技公司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思考和规划教育等新战略方向。

而这次,张一鸣则称,虚拟现实、生命科学、科学计算对人类生活的影响都已逐步显现,科技对社会的影响也越来越大,这些因素决定了字节跳动“需要突破业务的惯性去探索,并持续学习企业如何更好地承担社会责任”。

近年来,字节跳动公司的产品和业务,在全球市场取得快速增长。2020年3月,张一鸣在全员信中表示,字节跳动已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设立办公室,拥有超过6万名员工。2020年4月,据彭博社报道,字节跳动启动全球招聘,开放了1万个新增岗位,年底公司人数将到10万人。

2019年10月,华纳音乐集团前高管Ole Obermann加盟字节跳动,出任音乐总监。2019年12月,谷歌前资深员工Theo Bertram,担任字节跳动欧洲政府关系与公共政策总监。2020年1月,曾在微软工作过20多年的前微软首席知识产权顾问Erich Andersen,就任字节跳动法务副总裁。2020年4月,Hulu前高管Nick Tran出任TikTok北美市场营销主管。同期,万事达公司前高管Rohan Mishra,担任字节跳动Helo印度市场负责人一职。此前,Helo还吸引了索尼前助理副总裁Chhandita Nambiar加盟。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陈维城 白金蕾

编辑 陈莉

校对 危卓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3232366@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