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CEO 已经不是一个公司最重要的职位

掌管价值上千亿美元科技公司的创业领袖突然宣布退任,声称将钻研更长远、对世界价值更大的议题。接替他的却不是公司里公认的二号人物,而是跟随其十余年、长期做技术的老同学。

不知不觉,CEO 已经不是一个公司最重要的职位

 

为什么是梁汝波接任字节跳动 CEO

 

文 | 陈耕 高洪浩

编辑 | 黄俊杰

掌管价值上千亿美元科技公司的创业领袖突然宣布退任,声称将钻研更长远、对世界价值更大的议题。接替他的却不是公司里公认的二号人物,而是跟随其十余年、长期做技术的老同学。

一个戏剧化的模板,一年时间在中国被用了两次。

5 月 20 日早 10 点 08 分,字节跳动创始人、全球 CEO 张一鸣通过邮件告知字节跳动全体员工,自己将卸任 CEO 一职,继任者是字节跳动联合创始人、人力资源和管理负责人梁汝波。

此前一年里,黄峥先后卸任拼多多 CEO、董事长职位。

字节跳动的大变动来得十分突然。多位字节跳动员工称,张一鸣从未在公开场合或人数较多的会议上提到卸任可能,这封公开信来得很突然。唯一的迹象可能是张一鸣自年初以来都没有更新 OKR。

张一鸣在公开信中说,不更新是因为他对自己 2020 年的三个年度 OKR“探索远景新战略、研究组织和管理、提升社会责任” 的完成度都不太满意。

张一鸣称自己不是 “成熟管理者”,而忙碌的 CEO 工作让他无法思考一些无边无际和少有人讨论的点子,也没时间学习最新的技术进展。退任之后,他将有时间系统思考、研究新事物,“以十年为期,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

时机微妙。字节跳动是当下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公司,它的最新估值已超 4000 亿美元。但字节跳动的上市日程充满不确定性,4 月刚发声明称 “暂不具备上市条件”。其国内业务面临广告天花板,正通过游戏、电商、教育扩展商业化可能。而其海外大获成功的短视频社区 TikTok 要走出地缘政治的夹缝也十分不易。

接替者梁汝波是张一鸣在南开大学的宿舍室友,在九九房创业期间追随张一鸣,后在字节跳动负责今日头条、头条号、广告和用户增长系统的开发。

《晚点 LatePost》了解到,梁汝波已在今年初开始频繁往返于北京和新加坡,负责在新加坡搭建 TikTok 管理团队。

新加坡是字节跳动国际化总部所在,包含了产品、研发、人力资源和法务合规团队。今年新到任的 TikTok 产品负责人朱文佳和 TikTok CEO、字节跳动 CFO 周受资都在新加坡办公。字节跳动的国内外团队拆分在逐步落地,这也是梁汝波近半年以来的主要工作。

共用一台电脑的梁汝波

拼多多员工会用 “阿布无处不在” 来形容拼多多 COO 阿布在公司内仅次于黄峥的地位,但接任 CEO 职位的是陈磊。

张一鸣外,字节跳动更有名的高管是张利东和张楠(Kelly)。前者是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负责商业化;后者是字节跳动中国 CEO、曾负责抖音。

预计半年之后,张一鸣、梁汝波将完成职能交割。届时字节跳动的组织架构、汇报线也会相应调整。如果延续此前的组织架构,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张利东、中国 CEO 张楠(Kelly)可能向梁汝波汇报。

多位和梁汝波有过接触的字节跳动员工评价他聪明、谦和、不强势,是一个 “很温和的纯技术男”。

一位字节跳动中层对记者表示,张利东、张楠都在亲手带领具体的业务,他们 “性格很刚”、强势、并且有清晰的商业逻辑。“谁更适合管理公司另说,但他们与梁汝波确实很不一样。”

但商业化团队长期和技术、产品团队保持距离。不止一名字节人士说,商业化部门有点像一个独立的公司,广告销售团队的考核机制、组织文化都与字节跳动其它部门大不相同。张一鸣本人看上去对销售组织也没什么兴趣,较少讨论或发表关于广告销售的观点。

张一鸣宣布退任后不到 20 分钟,梁汝波也发了一封公开信,对张一鸣、团队表达了感谢。他表示自己接替张一鸣的部分管理工作,让后者专注于重要、不紧急、却能为公司带来新可能性的工作。他说,接任 CEO 对自己是 “巨大的挑战、压力很大”。

张一鸣说自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成熟管理者,称梁汝波更适合改进组织管理、让公司健康发展。

数名竞争对手的员工对记者表示,他们认为张一鸣卸任 CEO 之后,可以从部分管理事务中抽身,减少和公司外部的博弈,其实也为张一鸣提供了一层保护。

不过就连一些字节跳动的员工,都认为张一鸣卸任和黄峥类似,卸任后并不意味着就真正退居了二线。根据《晚点 LatePost》了解到的信息,卸任 CEO 以后,黄峥仍在管理公司、定战略,并直接影响了拼多多对多多买菜的投入程度。

正如我们此前的文章写道,创始人的退任并不意味着退休。今天的企业面临复杂的生存环境,大企业尤其如此,企业家从台前到幕后,必然带来包括安全在内的诸多好处。

  不知不觉,CEO 已经不是一个公司最重要的职位

  (图注:张一鸣和梁汝波)

而再没有哪位字节高管像梁汝波一样,和张一鸣有共事 20 多年建立的信任,从同学一直到千亿美元公司的管理。

梁汝波是张一鸣的大学同学和舍友。张一鸣多次在采访中提及这位好友。读书时他的电脑主机被偷,只剩显示器,就劝梁汝波买了一台主机两人共用。

从张一鸣的第一个创业项目 “九九房” 开始,两人就是创业伙伴。字节跳动是两人共同创立的第二家公司。两次创业,梁汝波一开始都负责技术。2016 年后,梁汝波成为飞书和效率工程负责人。自 2020 年起,梁汝波接替华巍,负责人力资源和管理工作。

不论谁当 CEO,他需要处理的问题都不容易。

随着国内反垄断法落地、政策对在线教育行业的监管增强,压力还在增加。今年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和先进集体的名单上,有滴滴公司董事长程维,也有阿里巴巴,但没有字节跳动。国际化产品 TikTok 仍然面临多项数据安全调查,而美国总统拜登的态度模糊,风险仍然存在。

卸任 CEO 之后,张一鸣要做重要(但)不紧急的事

张一鸣说,为自己过去三年都在 “吃老本 “、认知跟不上技术的新发展,而新的技术变革已经在酝酿中。他用现在火热的电动车行业举例,指出特斯拉自十八年前就开始相关的试验和努力了。卸任 CEO 是为了恢复思考、重拾对生命科学、虚拟现实、科学计算等新技术的敏感度。

这是张一鸣少见的为自己的角度谈及选择。创办字节跳动九年多,他基本和这家公司绑在一起。

不过他也会提及,离职也是为公司好。他希望能从外部视角看待公司,跳出管理 10 万人的繁重工作,换一个视角看待公司。

他也提到字节跳动在教育公益、脑疾病、古籍数字化整理等公益项目上已经有进展。张一鸣称他个人在这些项目上也有投入,希望未来能更深度的参与。

梁汝波则表示,张一鸣卸任 CEO、放下日常的管理工作,是为了把精力放在对公司 “重要(但)不紧急的事” 上。

过去一年中辞职的几家科技公司 CEO 都表示过想腾出精力处理公司之外的事务。

贝索斯今年 2 月辞去亚马逊 CEO 时称,“做亚马逊的 CEO 责任重大、很消耗人。你很难在其它任何事情上投入精力。” 卸任后,他会继续参与亚马逊重要决策,同时把精力聚焦在慈善基金、火箭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和《华盛顿邮报》上。

而黄峥去年 7 月辞去拼多多 CEO 时表示,要研究和完善包括合伙人机制在内的公司治理结构。今年卸任拼多多董事长时,他表示自己要去研究食品和生命科学。

不知不觉,CEO 已经不是对一个公司来说最重要的职位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