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大收缩序幕:高途集团将裁员20%,作业帮部分岗位停招

在更严更具体的政策落地之前,通过调整业务结构,先努力活下去。

  文 | 陈晶 沈方伟

  编辑 | 宋玮

  教育培训行业最终的整治政策和细则还没落地,但部分公司的在线教育业务收缩已经开始了。

  《晚点LatePost》独家获悉,美股上市教育公司高途集团(NYSE:GOTU,曾用名:跟谁学)5月27日提出了裁员计划,重点是行政、人力、中台等职能部门,裁员比例将在20% 左右。此外,高途集团旗下3-8岁启蒙课业务 “小早启蒙” 将被放弃,多位接近小早启蒙的员工表示,80% 左右员工将被裁员或内部转岗,剩余人员维持已开课程运转。

  高途方面表示,根据将于6月1日正式实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第33条,公司决定停止小早启蒙面向3-6岁儿童的招生工作,并据此对组织架构和人员进行调整。

  另一家在线教育头部公司作业帮5月26日也暂停了辅导、销售岗位的人员招聘。

  一位作业帮员工说,最近内部说的最多的三个字就是,“活下去”。

  教培行业正在面临空前严格的监管整治。不分线上线下,从学龄前到面向中小学的学科培训,都将被进一步规范整治。

  5月21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强调,为了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简称 “双减”),对校外培训机构要 “从严治理”,严肃查处管理混乱、借机敛财、虚假宣传、与学校勾连牟利等问题的机构。

  5月21日下午,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北京银保监局四部门联合发布《北京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管理办法(试行)》,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学费及存管公布了明确的要求。

  尽管更多地区的 “双减” 细则尚未落地,但市场已经做出调整反应。截止5月26日,高途集团的市值相较于2021年1月380亿美元高点,已经缩水90%;教育头部公司好未来目前市值相较于2月中旬,也已经腰斩。其他多家在美上市的教育培训公司,比如新东方、洪恩教育等,股价近期亦有所下跌。

  在相关从业者看来,2018年开始的校外培训机构监管重点是线下机构,在线教育企业得以在上千亿元的资金支持下快速增长,但此次规范整治进一步加强,可能意味着在线教育的红利期也将面临新的变数。

  也有多位从事少儿教育培训和智力开发的业内人士表示,政策监管真正要约束的,应当是野蛮生长和不顾常识的教育培训开发行为,不会对正常的少儿教育和智力开发业务一棍子全打死。

  被放弃的启蒙课

  “随着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最新一轮宣贯,我们才猛然醒悟,今天做的事情是法律层面严厉禁止的。” 在5月27日早上的视频会议上,高途集团董事长、CEO陈向东向上千名小早启蒙员工宣布,这一项目将被放弃。

  为了向员工解释清楚政策的影响,陈向东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写到了 PPT 上,逐字逐词解读,整张 PPT 做满了笔记,“坦诚来说,我也不知道法条具体会怎么落实,只能基于中文做阅读理解。”

  第三十三条规定中提到,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这意味着,在教育部门没有明确什么是 “课程教育” 前,小早启蒙、猿辅导旗下斑马启蒙、字节跳动旗下瓜瓜龙启蒙、好未来旗下小猴启蒙等 AI 课均有违规风险。

  这些启蒙课以 AI 交互动画片的形式,为3-6岁儿童提供数学、英语、语文等方面趣味内容。猿辅导旗下斑马启蒙目前用户规模最大,2020年年付费用户就达到150万,单月营收已经突破3亿元。

  在投资人看来,3-6岁儿童是中小学大班课的潜在用户,更早抓住这批用户能够最大程度发掘用户价值。

  小早启蒙启动初期也有类似想法。陈向东在内部表示,在2020年10月启动小早的时候,他认为这是个巨大的市场,并准备寻求融资,但在和有关部门、律师等沟通后,他意识到接下来《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执行将会非常严格。

  《晚点 LatePost》了解到,小早启蒙立项半年多,正价生不足两万人,但员工人数已经上千。一位小早启蒙人士表示,内部一直没跑通低价课转长期付费课的链路,转化率仅有6%-7%,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持续投入看不到效果,集团也不愿再继续输血。陈向东在沟通会上提到,公司内部的浪费 “匪夷所思,触目惊心,令人发指”,接下来要对成本和费用极度控制。

  在上千名小早员工中,80% 左右的员工将被裁员或者转岗去中小学、成人业务,剩下员工维持已开课程运转。不过,一些员工对内部转岗并不抱希望,因为其他业务也将面临裁员。

  两位接近高途大班课的业务人士表示,5月24日内部工作群下发通知,接下来将开始裁员,重点是中台、行政等职能岗位,原定于5月31日之前以上岗位裁员30%,但考虑到时间紧张,改为了6月15日之前裁员20%。

  相较于谨慎的高途,另外几家启蒙课仍未放弃增长目标。

  《晚点 LatePost》了解到,好未来旗下 “小猴启蒙”2021年定下了100万年度付费学生的目标,而目前年度付费学生在20万左右。字节跳动旗下 “瓜瓜龙启蒙”2021年的目标则是200万年度付费学生,目前年度付费学生超过20万人。

  腾讯广告业务人士表示,自3月政策风声传出后,好未来、猿辅导、作业帮、高途这几家头部大班课投放均有减少,去年5-6月单家投放超过千万元,但目前几家加起来只有300万-400万元。不过,小猴启蒙、瓜瓜龙启蒙等投放并未减少,甚至相较去年同期有增加。

  停止野蛮生长

  除了更严厉监管的规范,启蒙业务收缩的背景是,高途正在从在线教育唯一一家盈利的企业,变成亏损不断扩大,效率不断下降的企业。

  高途曾六个季度保持400% 以上的营收增长,并同时保持盈利,但到了2021年第一季度,陈向东在财报会上告诉投资人 “不太理想”,但在内部更是直言 “非常糟糕。”

  从2021年 Q1财报来看,高途营收增加但利润减少,当季营收19.4亿人民币,同比增长49.5%,净亏损扩大至14.26亿元,一个季度的亏损超过了去年全年的亏损总和。

  财报解释是,由于主讲和辅导老师人数增长,以及为其提供更具市场竞争力的薪酬水平而导致的薪酬总额增加。

  高途内部已经意识到人员冗杂、人浮于事。陈向东在内部提出,接下来将成立全国巡查小组,把不会讲课,不会教育的老师全部淘汰掉,“给打粮食的人更多回报。”

  尽管高途在这一季度销售费用相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02.25%,达到22.89亿元,但营收增速却从去年同期的382% 下降到49.5%,这意味着投资回报率也在不断下滑。

  陈向东认为过去的增长是 “野蛮生长,粗放增长”,接下来要回归盈利性增长,“我们总是说自己在做教育,但所有会议都在谈的都是流量、ROI(投资回报率),这样做能称得上是教育机构吗?”

  就在5月27日高途内部宣布压缩成本的同时,腾讯、字节等广告渠道均收到了来自高途品牌与增长部的通知:

  “考虑教育行业政策合规及业务战略需要,高途集团高途课堂业务线将阶段性暂停各媒体信息流常规广告投放,暑期期间暂无广告投放计划。”

  尽管头部网校均缩减了投放,但字节、腾讯等信息流广告平台的广告位价格并未明显降低,美妆等消费新品牌正在竞争这些广告位。一名长期付费课学生获客成本仍超过2000元,这意味着学生至少需要续费一期企业才可能盈利。

  政策合规要求也让教育企业做广告越来越难。根据海淀区对教育培训广告的15条禁令,教培机构不得对培训效果做出效果承诺,“保过”“速成” 等词汇都不允许出现,此前,这些正是教育机构说服用户付费的常用手段。

  因为涉及虚假广告和虚假定价,在线教育行业近两个月已经接到了两份顶格处罚的罚单:高途、学而思网校、新东方在线、高思、猿辅导、作业帮均被处罚,处罚总额达到700万。

  线上广告被限制,各家教育培训机构正在转向其他渠道获客。

  高途大班课业务将通过转介绍及口碑推荐等方式获客。一位负责用户增长的人士表示,这些渠道的获客成本只有信息流渠道的一半,甚至更低,但获客速度会更慢。

  作业帮则准备将信息流广告占比降到20%,接下来80% 新增用户来自作业帮 APP 的自有流量转化,以及在饿了么、叮咚买菜等更便宜的渠道上投放广告。

  “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可以替代信息流广告的,迅速又高效的获客方式了。” 上述人士说,“但我们还能怎么办呢?”

  不过,在一些从事少儿教育及智力开发的行业人士看来,对于政策监管的必要性和规范边界,也应当全面理解,在细则出台前也不宜有过多的悲观猜测。

  一位从事教育行业多年的人士也表示,核心在于不要把学校教育和商业开发混在一起,商业开发如果不是以知识教育以及增加孩子学习负担为前提,专注于培养孩子们的视野、个性和兴趣爱好,应当会受到教育和监管部门的欢迎。

文章来源互联网,编辑:网易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foo.cn/57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