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高管详解逆袭“底牌”:如何走出低潮再狂奔

小米 手机 一个
作者:知否
来源:通信
2018-03-04 12:36
[ 导读 ] 雷军彼时与小米A轮投资机构晨兴资本刘芹持续电话数小时,直到电池打光……

  距离门口有大大的橙色“MI”字矗立的五彩城大厦不远处,小米总参办公楼的一楼前台,预约访客只需出示早就发到手机上的预约码,就可以进入相应的部门,一楼左手边拐进去,是一个容纳几百人工位的办公区,这便是小米国际部的所在,自2016年起,这个部门开启了小米国际道路发展的突进时代。

  王翔的办公室就在团队开放办公区的左手边。他是小米高级副总裁,主抓国际化刚好一年。10月11日早晨不到9点,他便早早到达办公室,这是总裁才有的独立办公室,其他人员都在开放办公区的风格,折射了雷军对内部管理模式的选择,组织扁平化,这一直被外界所称道。尤其是在2014年小米达到一个发展高峰时,一大批的研究机构将其奉为企业管理的圣经。

  喜爱喝茶有10年之久的王翔,开始工作前,必为自己泡一杯好茶,闻着茶的清香,慢慢地端起茶杯抿一口茶,“以前在高通我只喝可乐,还是加冰的,后来身体原因改喝茶,在小米工作节奏非常快的情况下,喝茶似乎还有精神解压的作用,”王翔说。

  王翔2015年6月正式加入小米,那之前他是高通全球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而纵观外企里的中国高管可以坐到这一位置的人寥寥无几,王翔却是大的跨国公司里唯一本土受教育做到这个位置的人。对于外界给他的阳光大男孩的称呼,70后的王翔照单全收,笑称“希望是吧。”

  他称,2010年,因工作关系与雷军结识,作为手机半导体芯片领域霸主式的供应商,高通是各家手机厂商追捧的对象。小米刚创业时正是中国山寨手机泛滥时期,“彼时我负责的中国团队仅一两百人,但要面对中国上千家的手机公司,高通的盈利模式是给客户提供技术支持,这并非销售产品那么简单,可以说是往往技术给了一个企业,另一个企业就没法获得我们的支持了,”王翔说。

  首发的小米手机1和2就能用上高通芯片背后,雷军与王翔2010年第一次见面时,与雷军带给王翔的“最特别的创业者”印象不无关系,“他给我上了两小时的课,”王翔回忆当时情景时笑言,然后低头抿了口茶。

  雷军向王翔“布道”如何创业,核心问题是什么又该如何解决等等,当时王翔对雷军的商业模式称奇,“他和任何一个创业者都不一样,当时很振奋,虽然并不知道能不能成,”“他的设想和逻辑竟然与如今的小米所贯彻的并无二致,”王翔10月11日在他一如小米简洁大方装修风格的办公室里,7年后再回头看,他更为惊奇的地方在这里。

  当时的王翔并不知道,雷军向他“布道”的时间已经够短了,2009年为了拉时任谷歌中国研究院副院长的林斌一起做小米,经常泡咖啡馆一泡就是五六个小时,后来林斌引荐来的周光平、黄江吉、洪峰等创始团队诸多干将,14个人的创始团队里,有雷军和7名联合创始人,还有6名工程师,雷军给每一个人进行“布道”,与小米内部人称KK的黄江吉在知春路的一个咖啡馆一谈就是四小时,主管生态链的刘德早年应洪峰邀请加入小米,雷军与他也从下午4点聊到晚上12点,而黎万强和王川则一个是雷军老同事,一个是雷军多年朋友,有时候为了请一个产品经理雷军要一谈就十几个小时,还多次谈,雷军彼时与小米A轮投资机构晨兴资本刘芹持续电话数小时,直到电池打光……

  小米今年上半年推出的《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一书称,雷军曾研究阿里巴巴成功的故事,他认为有三个因素——必须选择一个巨大的市场;网罗全球的人才;融到巨资。这似乎也是小米一直以来所践行的路径。

  在王翔眼里,雷军是一个thinker(思考者)。前几年踩准互联网和智能手机风口的小米风头无两时,雷军提出的“飞猪理论”、“铁人三项”、七字诀,还有后来提“新国货运动”,再有智能硬件生态链布局方法论,新零售时代的“效率至上”等等。

  与金山时连下属衣着整洁与否都管的雷军大相径庭,小米时代,雷军的选择是“求同存异”,林斌曾对外讲过类似的话,即几个联合创始人各管自己的一摊事儿,需要对方帮助时就互相帮助。这类似于8个人被狼群围住,雷军在7个人中间做决策做指挥,而其他7人则负责在大方针下随机应变地把自己对面的狼干掉。

小米高管详解逆袭“底牌”:如何走出低潮再狂奔

熟人模式

  王翔和不少了解雷军的人都称雷军特别“谨慎”,包括做天使投资时,还有创立小米组建团队时,以及后来的布局生态链领域时,都是熟人模式

全部评论

相关文章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微信扫一扫

    知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