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2017互联网:谁不是一边成为历史,一边忙着再造自己?

互联网 58同城 新鲜干货
作者:知否网小编
来源:运营
2017-12-21 12:20
[ 导读 ] 1 许知远的单向街书店举办了第三届文学节,演讲部分有一段话打动我:没有一代人是孤立无援的,所有人都是漫长历

请回答2017互联网:谁不是一边成为历史,一边忙着再造自己?

请回答2017互联网:谁不是一边成为历史,一边忙着再造自己?

1

许知远的单向街书店举办了第三届文学节,演讲部分有一段话打动我:没有一代人是孤立无援的,所有人都是漫长历史中的一个环节。他们的讲述,是宽阔世界里的回声,也是历史的影子。而个体与时代相互交缠的命运,是我们的秘密年轮。归根结底,我们在青年时代所有的言语与行动,无非是想亲身验证:这个时代年轻过吗?它会变成什么样?

在采访马东后成为网红后的许知远,其实也采访了林志玲。他在朋友圈配上了自己和林志玲的大图海报,然后说,感觉一只脚踏入娱乐业,不知是扩展了人生,丰富了知识分子的维度,还是另一种堕落。

以前的许知远,可能是经观书评写作者,是一个作家,也是一家书店的老板。与其说是马东们造就了他的爆红,不如说是他因为做《十三邀》而不得不拥抱互联网,进而被互联网所改变。

而互联网所改变的,远不止2017年的许知远,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被这摧枯拉朽的态势所推着向前奔跑。这些改变的显著标志则呈现在一家家公司身上,BAT、网易、小米、京东、微博、今日头条;一个个新物种上,网易严选酒店、盒马鲜生、无人超市;也印刻在一个个人物身上,如互联网大佬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丁磊、雷军、刘强东,当然还有贾跃亭。

2017年的互联网,是充满娱乐性和戏剧性的,同时,它又是某些内核回归的一年,是从轻向重的转捩点。

2

时间拨回8年前,5月的一天,阿里巴巴的张勇与他的伙伴们讨论,似乎可以在秋季搞一个类似美国感恩节大促销的活动,他们为日子的选择想破了头,不知是谁突然提议:“要不就在11月11日吧,光棍节,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忽悠他们上网来购物。”

于是乎,我们看到了剁手的淘宝双十一,后来这个节日更多被称之为天猫双十一,这其实已经透露出,阿里也需要颠覆自我。为什么是游戏企业赚到了中国互联网的第一桶金,除了商业模式明晰以外,还因为那个时候很多的网民是高中生、大学生,他们的核心诉求就是娱乐。当这些人毕业了,追求便宜好货且需要方便,淘宝一下子流行起来。

如果说2000年前后的新闻门户是中国互联网的第一个冲击波,那么以阿里和京东为代表的电商则是第二次,前者改变了国人与信息的关系,后者改变了国人与商品的关系。而到了2011年,互联网则开始改变消费者与服务的关系,团购元年来了,O2O盛行。

上百亿的资本和数十万年轻人加入到了千团大战当中,吴波的拉手网风靡一时,张涛的大众点评从上海起步也不甘落后,但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吴波和张涛这两个名字早已被淡忘,九败一胜的王兴笑到了最后。

在团购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时候,垂直电商转向综合电商成为一个趋势,京东、当当就是代表,从3C或图书,扩展到了日用百货、服装、家居等等。而另外一面,2010和2011年开始,垂直电商吸引资本的黄金时代来临。那时候微信还在娘胎,微博刚刚兴起,在人人网和qq空间,“凡客体”刷屏,韩寒穿着白T恤的形象深入人心,他既不是导演也不是小野她爹。

也是在“凡客体”大火的这年,海归陈欧上线了聚美优品的前团美网,后来转型为化妆品B2C电商平台。2012年,微博大V陈欧一则“我为自己代言”的文案,成为了励志故事,被众多80后所艳羡。唯品会则在美国成功IPO,垂直电商迎来了其巅峰时期。

我们眼看垂直电商楼起,而接下来四年,我们又眼看他们楼塌。去年,市值仅剩9亿美元的聚美优品宣布私有化从美股退市,陈欧开始遭到了各式各样的吐槽,又以李诞在《脱口秀大会》的diss为最盛。唯品会九年沉浮,总算在近日抱稳了腾讯和京东的大腿。

3

最惨的可能还是陈年,他的员工数量从一万多人削减到180人。在流行被引爆之后,凡客突然在品类上迷失,其产品从主打的衬衫、T恤和帆布鞋迅速扩展开去。在品牌销售和平台销售之间,在规模和产业链上,凡客出现了模式抉择的迷失。

陈年后来的自救多少显得有些吃力,而他本人又因为一档综艺节目剪辑diss周杰伦的片段,而饱受互联网舆论暴力的摧残。

全部评论

相关文章

baolei

52篇文章  |  324,597次浏览

  •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 点击更换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